上海虹桥嘉廷大酒店

上海虹桥嘉廷大酒店 > 酒店新闻 >

五星级酒店首现倒闭,酒店人学到了什么?

上海虹桥嘉廷大酒店:近日,由首旅集团、悦榕集团联手打造的中国第一家全泳池别墅度假村三亚悦榕庄盛大开业,来自海南省政府、国家旅游局、北京市国资委、北京市旅游局、首旅集团、悦榕集团 省城圣诞气氛渐浓。上周末,合肥许多星级酒店都举行了圣诞亮灯仪式,这也点燃了今年圣诞大餐的销售。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考虑到今年市场总体低迷,不少星级酒店都 。

    受“杀奢风”影响,国内酒店业特别是五星级酒店的“钱经”经受考验。在业绩大幅下滑、星级酒店主动要求摘星、高星级酒店出现资产转让潮之后,国内五星级酒店首现倒闭破产案例。

    在中国“治奢”“反腐”成为新常态的当下,五星级酒店首现倒闭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众所周知,既然五星级酒店快速增长不是基于市场正常消费拉动的逻辑,而是建立在“公吃”“奢糜”病态之风之上,是地方经营城市形象工程和畸形政绩观的产物。换言之,既然供给超出市场正常需要、过多过滥的五星级酒店,设若不及时转型,倒闭只是迟早之事。

    近日宁波雷迪森广场酒店传出破产重整、老板失联消息。其母公司慈溪市金色港湾旅业有限公司2014年11月发布的投资人招募公告显示,目前正委托会计师事务所执行破产管理,在我眼中,与其谓之国内首家破产五星级酒店,毋为本谓之国内第一家未及时转型或转型失败的酒店。

    经营者应当知道,一方面,中国未来“治奢”“反腐”将由过去一阵风变成常态;另一方面,随着高层新型政绩考核机制确立和地方官员新型政绩观形成,无视市场需求违背市场规律的五星级酒店“大跃进”将一去不返。五星级酒店经营者不能对未来形势抱有任何幻想,不及时转型死杠下去,恐怕只会死路一条,而不会有第二条生路。

    对地方政府而言,拿五星级酒店撑持门面、标榜政绩的时代也已一去不返。当城市发展决策业已进入官员要对重大决策失误负责、甚至终身负责的时代,官员要不要改弦易辙,恐怕已经不是关乎政绩的问题,而是攸关个人仕途的问题。

    事实上,市场对中国过剩高档酒店早已敲响濒危警钟、发出转型信号。此前,国内星级酒店全行业亏损、酒店主动摘星、星级酒店出售资产新闻不绝于耳。数据显示,2013年星级酒店全行业亏损21亿。2014年初,锦江集团12.6亿元出售上海老字号银河宾馆。各地出售的酒店资产中,三星级以上酒店有174家,其中,北京有31家,占当地出售酒店资产的83.8%;上海有22家,占比92%;川渝有15家,占71.4%;浙江有19家,其中三星级酒店占84.2%,有16家;而酒店业向来发达的广东有12家,占75%,其中,深圳近来新增两家四星级以上酒店转让。遗憾的是,在“高处不胜寒”的寒风中,不少高档酒店经营者,或反应迟钝或仍在硬撑或迷幻于“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白日梦中。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五星级酒店居然还在逆势增长。虽然近年五星级酒店艰难度日消息层出不穷,但新一批五星级酒店仍在涌入。即便是频频传出五星级酒店倒闭以及酒店资产遭出售的宁波,五星级酒店数量仍在疯狂增长。目前宁波有22家五星级酒店,20多家按五星级标准建设并已经开业的酒店,近30家待建、在建的五星级酒店,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宁波将拥有70多家五星级酒店。2014年1月至12月,全国开业的五星级酒店数量为153家,而广东一年内开业的五星级酒店量数为12家,且多为国际酒店集团旗下酒店。

    五星级酒店首现倒闭等于再次发出警示信号:五星级酒店的当务之急是转型求生。为了共度难关,国内开始出现酒店联盟,单体酒店和小体量连锁酒店开始抱团取暖等转型自救。这恐怕才是五星级酒店化危为机转危为安的正道。

上海虹桥嘉廷大酒店 惠州康帝国际酒店荣膺“中国最具魅力酒店”奖 2011年3月16日晚,在广州长隆酒店“中国饭店2011年会暨第十一届中国饭店金马奖颁奖盛典”上,惠州康帝国际酒店荣获中国饭店金。 餐饮管理培训 慧泽伟业孙红伟 ( http:// jinlong824824.blog.meadin.com ) 17.大型酒席/宴会接待程序/标准 一:准备工作 1.宴会的人员分工与岗位职责 宴会服务的岗位设有迎宾员,值台服。

上一篇:2015年Bigger超高的高球度假之选_0
下一篇:没有了